【gradence】晚餐(不是刀注意


        不是刀!注意!不是刀!【等等我为什么要预警
       
       
       
       
       

        晚餐
       
        距离格雷夫斯下班还有三个小时。
       
        从先生走后就陷入绝望的男孩终于僵硬着伸展躯体,离开客厅的角落走进浴室,克雷登斯认真的清洗了身体的每一块地方,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脖颈……格雷夫斯曾不止一次的赞美他的眼睛,
       
        “别总低着头,你有一双好眼睛,它们比钻石还闪亮。”
       
        格雷夫斯有个收集宝石的小癖好,克雷登斯偷看过先生暗自欣赏祖母绿的胸针的样子,又陶醉又迷人,只要先生想要,他愿意剜下它们做成袖扣。
       
        克雷登斯红着脸剃掉耻毛,用别扭的姿势清洗后面,这需要一点胆量,他从来没碰过这两个东西,玛丽露小姐向孩子们反复强调了它们的罪恶。清洁完毕后,他光着身子到格雷夫斯的床上躺了一会儿,他想和这个温暖的小房子告别,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还有一个小时。
       
        克雷登斯先布置好了餐桌,他从厨房里找到的三个最大的盘子摆成一列,占满桌子中间,旁边的小盘子放上了能找到的各种水果和先生给他的糖果点心。每次吃完饭格雷夫斯都会捏捏男孩的脸和胳膊,他总嫌弃男孩的肉太少了,不停的塞给孩子各种零食,依然效果微弱。
       
        “到底都吃到哪里去了?”格雷夫斯很纳闷。如今男孩十分内疚,早知道就多长点肉了。
       
        克雷登斯抱着搜集的瓶瓶罐罐回到餐桌,他先把一罐蜂蜜倒在了身上,量太少了,他快速的打开了蓝莓酱和草莓酱,仔细的涂抹在两只胳膊和大腿上,对了还有奶油,他在这些外面又涂了一层新鲜的奶油,确保自己闻起来香甜可口,一切收拾妥当后,他小心翼翼的爬上桌子,仰面躺在盘子上,他的胸口用可可粉画了一个十字,上面放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克雷登斯的生命还剩下最后的半小时,他紧闭双眼,这一切皆出于自愿,但男孩依然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恐惧。
       
        格雷夫斯下班了。他今天心情不错,回家的路上顺便去雅各布的面包店给孩子买了新出的点心,打开家门,脱下外套并指挥着它自动挂好,抬起头,他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这给他的震惊丝毫不亚于见到格林德沃出现在他家的时候。
       
        “克雷登斯,这到底是……你到底做了什么?”
       
        “格雷夫斯先生……”男孩把刀递到他眼前,“您不是要……吃掉我吗?”
       
        格雷夫斯想起来自己走前的那句话了,
       
        “今晚,我要吃了你……”他发誓已经在很努力的调情了。
       
        克雷登斯颤抖着等待刀落下的时刻,最终等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亲吻。
       
        “你呀……”
       
        end
       
       
        最后部长当然还是把cre吃掉啦噗(这里是刚收到老格暴击被捡回来不久的cre啦,我个人觉得cre这样从小被虐待长大,一直压抑自己的孩子,他的心灵肯定是有缺陷的,他的三观可能已经脱离的正常人的世界必须重塑,就像之前写的乌鸦一样,认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所以会发生这种误会啦2333【部长心里苦)
      
       
       
       
       
       
       
       
       
       
       

评论(15)
热度(68)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