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方便的文库o(` · ~ · ′。)o

© 瑞士军刀鹅
Powered by LOFTER

石头

哈利走进了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教授还没有回来,他开始仔细欣赏陈列于此的藏品:龙蛋、金飞贼、狼人专用假发、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哈利凑近了一些,标签上写的时间是……一九四……嗯……

『1945年,哈利,为什么不试试月光石眼镜呢?』

哈利有点心虚的伸回脑袋,邓布利多微笑着走近他。

『那年发生了什么,教授,为什么是一块石头?』

邓布利多看着石头若有所思,

『让我想想……这是一个战利品,哈利。』

『战利品?』

『一条喜欢收集石头的罗马尼亚长角龙,我想答案比你猜想的要无聊些?』是的,我傻,哈利心想。

----

❶当哈利说话的时候,他的伤疤前所未有地灼痛起来,有那么几秒钟,他看到的不是奥利凡德,而是另一个人,同样苍老,同样...

倒霉的骑士阁下

  倒霉的骑士阁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可怜的男孩,父母双亡后一直遭受后母的虐待,因此成年后看起来还和16岁的时候一样。他一直忍气吞声,等到了后母去世。可是,那些跟他一起长大的那些孩子又接着欺负他,摔碎他的杯子,把他推倒在地上,偷偷抱走他的小羊。因此,他的日子过得很不开心。
  
  有一天,终于轮到这男孩时来运转了,有位骑士阁下追踪魔物来到了这个小镇,长途奔波让他看上去像个流浪的莽汉,没有人愿意给这样的陌生人提供住处。除了那个没有任何朋友的可怜男孩,骑士阁下受到了很好的招待,还洗了个热水澡,立刻变得容光焕发,光彩照人。小镇上的人们一下子变得恭恭敬敬,也不太敢怎么欺负男孩了。若还有人这么做...

【萨杰】第五十二个见证者

割完腿肉了w

  

  被诅咒的船长和他的幽灵们摧毁了误入魔鬼三角的一切冒失船只,他杀死了几乎所有活着的东西,但总会留下一个见证者,

  “杰克斯派洛,记得告诉他我在这儿。萨拉查,海上屠夫永远等待着麻雀水手。”

  亲爱的耶和华,请别责怪他的残忍,在这寒冷又黑暗的海上监狱中,杀戮是萨拉查除回忆外唯一可做的事了,这点消遣和对杰克斯派洛的仇恨一起支撑他度过艰难岁月。第一次做这个的时候,他们太过兴奋,又太过疯狂,萨拉查不大愿意回忆,那场面实在有点恶心。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甚至来不及抓过一个询问关于那只麻雀的故事,船上就只剩下一堆碎肉和骨头了,他立刻制订了新规矩,包括二百一十种不同的刑罚方法...

深夜练笔

/瑞士军刀鹅

  现在,你我中间就剩下一支手枪。德国制造,太阳能储能,这种型号在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因为看得见阳光的日子越来越少。显示屏上跳跃的数字告诉我们,它还剩下最后一发能量弹。我一直在看你,你却低下头去看桌子,它看上去已经使用了二三十年,没有受到腐蚀的痕迹。我们曾在这上面疯狂的做爱,不止一次,可以确定它依然结实,你的精液滋养了这块木头的每一条纹路,而我的全部射进了你的深处。
  你不想让我看到你的眼睛,我只能盯着你的黑发,它们曾被精心打理,置于你的耳后,但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垛枯草。你曾经想把它们全部剪掉,我舍不得,于是你体贴地不再理会。你一直都很善解人意,除了今天。我多想再看看你的脸,你却干...

【gradence】隐藏菜单

睡前不要看

  
  帕西瓦尔第一次走进这间餐厅,他选了一个靠里的位置,坐下来可以看到厨房的一角。

  “您想来点什么,先生?”

  “你们这里有隐藏菜单吗?”帕西瓦尔漫不经心的翻着食物列表,余光瞥见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有着黑色卷发的男孩好奇的向外张望,又被人摁了回去。

  他被动物学家纽特委托进行有关这件餐厅合法性的调查,后者坚持认为这里存在走私保护动物的违法行为,现在看来还得加上一条雇佣童工的罪名。他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合影,对方看到照片上的格林德沃后立刻换上了无比谦恭的姿态。

  “原来是那位先生的客人,请您稍等一下,马上准备上菜。”

  帕西瓦尔拿起刀叉,满心期待上菜的是刚才的...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