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Numbers-上(脑洞大纲文)

  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梗,但是感觉笔力写不出来,搞成大纲文爽一爽好了OTL


  Numbers-上


  gradence,现代au。


  这是Newt医生的一份医学报告,记录的是他的一名病人,Credence的故事。


  Newt是一名心理医生,最近向他求助的这个年轻人叫做Credence拜尔本,患有严重的失眠和神经衰弱。每周末的下午是他们的治疗时间,每一次治疗,Credence的伴侣Graves都会陪着他一起过来,他们看起来非常亲密,一刻也不愿意彼此分开。治疗毫无进展,Newt怀疑失眠是因为焦躁症引起的,但Credence温柔,腼腆,安静,听Newt讲话时认真又专注,看起来精神很好。他的焦躁应该是某种事件引起的而不是压力过大的原因。但Credence不开口,Newt就无法知道他的秘密是什么。


  一次意外,Newt发现了一些事情。他们每次治疗的时候Graves一直是坐在治疗室中看着的。一开始Newt还以为是中年男人可爱的占有欲,后来他不这么想了。这一次,催眠治疗完成后Credence疲倦的睡着了,这个年轻人醒着的时候看起来总是苍白又忧郁,睡着后倒显得健康一点儿。Newt和Graves都很高兴,后者对Newt说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过个好觉了,他非常非常的担心Cre的精神状态。他们在治疗室的隔壁聊了一会儿,Graves表示Credence有时会头痛和打颤。Newt开了一张药单交给Graves,这时两人听到治疗室里传来椅子翻倒的声音。


  Graves反应过来迅速地冲进治疗室,Newt随后进来,看到Credence跪在地,他在下床的时候弄倒了Newt的椅子,他全身冒着冷汗,剧烈颤抖,Newt知道这意味着病人此刻处于极度恐惧或者极度紧张中。Graves跪在对面,右手滑过他的后颈,努力地安抚着Credence。对方哑着嗓子低声说:“刚才你去哪儿了……”年轻人看起来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但看到Newt后努力恢复了平静,和Graves一起离开了。他刚才的反应,是因为没看到Mr.Graves吗?担心他会消失不见?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无论是什么,Newt意识到,他不愿心理医生知道这事。


  Newt非常气愤又没有办法,病人如果不相信他的医生,又何必寻求治疗。但由于一个医生的天性,他忍不住想帮助这个古怪的年轻人,无论这个秘密是什么,它让年轻人痛苦煎熬,这是Newt无法忍受的。当然,还包括那么点儿越挫越勇的好奇心。


  Newt决定从Mr.Graves下手,他给治疗室的香氛里加入了帮助睡眠的药物,每次在Credence睡着后都和Graves聊上一会儿。Newt对Graves夸大了一些病情的严重性,希望对方能告诉他尽可能多有关病人的信息。Graves表示积极配合,他很担心他的伴侣。【对了还有上次之后Newt就把隔壁对着医疗室的帘子掀开了,这样Credence一醒来就能看见他们。


  “那么就请从你们如何相识的讲起吧,Mr.Graves。”Newt医生拿出一盘饼干,笑着说。【x


  Graves一开始有些别扭后来和Newt聊得多了发现对方确实是个好医生,也是真的为Credence着急,就讲了下他们的情史。部长为人就比较严谨嘛,讲的巨详细包括床上的部分【,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故事。


  两年前部长走在大街上撞掉一个小伙子的眼镜,部长作为一个寂寞了很久的单身gay,一下子看对眼了,但是太闷骚说了句抱歉就走了,没走两步小伙子追上来吻了他,说带我去你家,你会得到想要的。Graves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是gay的,大概是gaygay相吸吧,两个人你情我愿,当天晚上就滚了床单,Graves本来看小伙子白天撩人撩得这么熟练应该经验丰富,实践中没想到对方是第一次,前面和后面都是。于是小伙子,就是Credence,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住了下来。Credence温顺又黏人,Graves是附近大学的教授,他们都对艺术感兴趣,可以兴致勃勃的友好交流一下午。他们从一切方面都很相配,只是关于Credence的过去,他只说过自己是个孤儿,刚刚失了业,被房东赶了出来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Graves没有追问,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一切都很棒,包括一些引人注意的小地方。比如,Credence的特殊习惯,无论激烈的睡前运动让他多么困倦,Credence坚持做晚闭眼的那一个。


  “帕西,我想看着你的脸,让我看着你的脸,我才睡得着。”他迷迷糊糊地说道,再次尝试拨开顽固的上眼睑,Graves难以抗拒地闭上双眼,他愿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帕西,你睡着了吗,帕西?”Graves搂紧年轻人,陷入了美梦。


  比如,无论以何种姿势入眠,醒来时他总是发现像无尾熊一样手脚并用趴在他身上的Credence。身为大学教授,教学任务繁重的时候Graves会回来得晚一些,他会提前嘱咐Cre不用等他,回家后就不开灯,草草洗漱后在沙发凑合一下,他不想吵醒他,后者的睡眠总是很浅很轻。但第二天醒来,Graves想从沙发上爬起来,毯子下面多出来的毛茸茸的脑袋又柔软了他的心他的一切,让他马上想要办理辞职手续。


  比如,Credence是红绿色盲,他们第一次的圣诞节简直是场灾难,他绝对不想回忆绿色的圣诞老人套装了。【但不想扫Cre的兴,Graves还是穿着它给学生们分发了圣诞糖果。】


  比如,每天早上八点半,Graves会步行到学校讲课,一般来讲选他的课的学生挺多,但这学期他新开了一门比较冷门的课程,他发现有个孩子每节都会来旁听,每次的打扮都不一样,每次坐的地方也不一样,然后他就认出来了,那个孩子就是他的Credence,他一直在偷偷地听他讲课,看着他工作,然后跟在他的身后,等到Graves回到家后,脱下自己的换装,推开门给自己的爱人一个拥抱,


  “帕西,不得不说现在工作可真难找,我一整天都一无所获,你不会赶我出去的吧?”每一天都是如此,Graves已经习惯了在任何地方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以及每天回家时对方费尽心思编造的蹩脚谎言。他开始尽量避免出差和外派,以免Cre不能及时的找到他。两年中,只有唯一的一次临时出差,他坐在飞机上,无法停止对Cre的思念,这次直到飞机落地,他才认出后座的大胡子,他还喷着自己的香水呢。


  请等一下,Mr.Graves,Newt忍不住打断陷入回忆的对方。你是说,Credence一直在以不同的变装跟踪你?每一天?你从没问过他这么做的原因吗?Graves耸耸肩,我不想拆穿,但我问过一个自称是读心者的人,他只是太爱我,又太无聊了,她是这么说的。

  

  Newt不赞同地皱着眉,这一切都很古怪,他知道一定和Credence的秘密有关,但他毫无思路,而Mr.Graves看起来不会想听到任何对他的男孩的质疑。他的脑袋里充满谜团,这时又有一件意外发生了,Newt在心理治疗的时候会带上眼镜,而Credence接受治疗前会把眼镜放在桌子上,这次治疗完成后,Newt感到有点犯困,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从桌子上拿起眼镜戴上后感觉有点奇怪,世界变的不一样了,他摘下眼镜发现错拿成Cre的眼镜,而通过后者看到的世界,红色和绿色都被过滤成一种似是而非的,死气沉沉的灰色,Newt头昏脑胀的摘掉它,心情复杂,他在假装色盲。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Newt看着年轻人安静的脸,闭着眼的Credence看上去非常无辜,了解的越来越多的Newt却不敢坚信他看不见的地方是否和表现出来的一样可爱了。


  “Mr.Graves,Credence可能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无害。”Newt最终没有把这句说出口,送走了Graves,他准备找出Credence的过去,他的哥哥Theseus刚刚在警局升了职,应该能帮上大忙。


  tbc


  ——————————————————


  原谅我一个大纲文也要分上下OTL因为这个脑洞就是来猜猜看才有意思嘛【 好像打死自己码完上想写的梗还是没写出来OTL来猜猜看Cre的秘密嘛【虽然线索还不太全【打死 猜对没奖【


评论(8)
热度(33)
  1. AlecNightsUttaus 转载了此文字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