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暗巷组】两个秘密

  写在文前:主要角色死亡,ooc,以及骨科提及。

  下午洗澡的时候开的脑洞,觉得自己的笔力已经配不上脑洞了躺……实在写不出来的话直接放大纲好了【

       磕了一个多月的暗巷组,终于产粮了捂脸,顺便表白E妹【




1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的葬礼


  纽特斯卡曼德和他的哥哥忒修斯斯卡曼德一同出席了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的葬礼。格雷夫斯和忒修斯曾经频繁来往,但自从格雷夫斯因为一个男孩和家族断绝关系后忒修斯就再没联系上格雷夫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这件事被守旧的格雷夫斯家族视为奇耻大辱,葬礼也只派了几个年轻的小辈了事,有个孩子和忒修斯打牌的时候说漏了嘴,他这才知道故人去世的消息。忒修斯是个热血男儿,听到这个消息几乎难过生气得要落下泪来,立刻动身准备前往葬礼,此时纽特刚完成他的环球旅行回家休息,除了修订准备出版的旅游手册外无事可做,随即和忒修斯一起前往葬礼。


  教堂里没有预留他们的位置,但其实也没几个人,忒修斯给主人献上白菊花后就和纽特坐在了左边的位置,专心聆听神父讲述的格雷夫斯其人其事。纽特和忒修斯不太一样,他没办法那么悲伤,比起悼词,他更加在意的是独自一人坐在教堂右边的男子。是的,教堂的左边稀稀落落的坐着格雷夫斯家族的人,但右边,格雷夫斯的男孩独自坐在第一排,看起来与这里格格不入。


  纽特从左后方盯着那个男孩有着茂密的卷发的后脑勺出神,克雷登斯,这是哥哥告诉他的名字,但大家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时,都直接称呼为那个男孩。格雷夫斯家的女佣人告诉纽特那个男孩引诱了帕西瓦尔少爷,纽特知道那不是真的,他还有一些连忒修斯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


  在他旅行的时候,曾在这个城市落脚,意料之外的,他遇见了格雷夫斯先生和他的男孩,当时他们正在餐馆点菜,而当格雷夫斯认出隔壁的纽特后,克雷登斯马上向他发出了邀请。带着一点羞涩和对于活在大家口中的“帕西瓦尔的男孩”的好奇心,纽特在他们的家里待了一下午,就着茶水与点心,向他们讲述旅途中的冒险故事。克雷登斯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总是在恰当的地方微笑着赞叹旅行家的勇敢和善良,并帮他添上茶水,在讲述的空档向纽特发出自己的疑问,认真而专注的神情让纽特想到了几个月前自己一直带着身边照顾的一窝幼猫。而格雷夫斯先生,纽特高兴的发现比起第一次见到他时那阴沉的脸和紧缩的眉头,现在的他虽不像当年一样健壮年轻,但总算是有点生气。他坐在两人的中间,右手一直以保护者的姿态半环着克雷登斯,在克雷登斯笑的时候附和地扬起嘴角,若是纽特讲的故事过长了,他会忽然插入一句评价,故意想要夺回克雷登斯的注意力,后者只能用眼神向纽特表达无声的歉意。纽特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忍不住笑声了。告别了格雷夫斯先生后,纽特已经把关于他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实传闻丢进了记忆的下水道,他可以确定克雷登斯非常适合格雷夫斯先生,在那个男孩的陪伴下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从一个心事重重离群寡居的黑豹变成了喜欢懒洋洋地晒太阳的老狮子。而且,凭着身为动物学家的直觉,纽特有一种感觉,虽然看起来雄狮把黑猫保护在怀里,但实际上个头小的那个才是真正的保护者,他努力地维护着狮子的一样宝贝,一种看不见的东西。


  葬礼之后,忒修斯和他拥抱了克雷登斯,纽特记得他在餐馆里的样子,美丽而苍白。现在他站在格雷夫斯先生的棺材前,更加美丽,也更加苍白。他没见过忒修斯只对纽特弯了弯嘴角,纽特只好做了个简短的介绍,最后,他们和格雷夫斯家的小伙子们一齐整理了帕西瓦尔的遗物。纽特把一些票据和信件归整在一起,递给一个孩子,然后看着那个人毛手毛脚地洒了一地的信封,克雷登斯马上过来仔细地捡起每一封信,纽特趴在地上帮他拿起了最后一张。克雷登斯数了两遍信件,少了两封怎么也找不到,大家找了一圈还是毫无所获,教堂快要关门了,纽特安慰他明天早点来找,一定不会丢的,克雷登斯摇了摇头,他已经订好了票,今晚就要走了。纽特有些内疚,他不应该把信给那个孩子的,克雷登斯看穿了他,他说没关系的,其实内容已经记下了。


  最后他们再次拥抱了彼此,在车站告别了。


       TBC

评论(3)
热度(41)
  1. AlecNightsUttaus 转载了此文字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