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杰】第五十二个见证者

割完腿肉了w

  

  被诅咒的船长和他的幽灵们摧毁了误入魔鬼三角的一切冒失船只,他杀死了几乎所有活着的东西,但总会留下一个见证者,

  “杰克斯派洛,记得告诉他我在这儿。萨拉查,海上屠夫永远等待着麻雀水手。”

  亲爱的耶和华,请别责怪他的残忍,在这寒冷又黑暗的海上监狱中,杀戮是萨拉查除回忆外唯一可做的事了,这点消遣和对杰克斯派洛的仇恨一起支撑他度过艰难岁月。第一次做这个的时候,他们太过兴奋,又太过疯狂,萨拉查不大愿意回忆,那场面实在有点恶心。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甚至来不及抓过一个询问关于那只麻雀的故事,船上就只剩下一堆碎肉和骨头了,他立刻制订了新规矩,包括二百一十种不同的刑罚方法和见证者制度,海军们马上一丝不苟的执行了,他们现在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停止思考。

  但是,即使是这支训练有素的前海军队伍,也不是没有失手的时候。

  那是一伙倒霉透顶的海盗,一般而言,误入大三角总是些没有经验的正规军和客船,萨拉查对此总是恨铁不成钢,但这次,一伙狡猾的、愚蠢的、十恶不赦的海盗,或许还可能是杰克斯派洛的老朋友,萨拉查难以抑制兴奋,拔出佩剑,沉默玛丽号立刻张开了她的獠牙。

  等他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全船上下已经找不到一个活物,船舱里的画面甚至比甲板上还要糟糕。

  “愚蠢至极!你们都忘了我说过的话吗?一个见证者,一个还能说话的生物,全部杀光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知道我们做过什么,他永远都听不到……”

  “报告长官,这里还有一个,好像还活着。”很好,忠诚又能干的独眼副官从船尾拽起了一根绳子,没人发现那里吊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是的,副官把她抱到甲板上后,萨拉查终于看清那个生死不明的人有着纤细的曲线,海水让她脸上的妆花成了一团,只能勉强看出还算年轻姣好,一头长发和讲究的大裙摆证明这应该是某个被掳走的贵族小姐。

  倒霉的小妞儿,她大概已经被这个船上的水手们玩了个遍,吊在船尾是这个游戏的最后的一点乐趣。哈,今天她可碰上好运气了。

  “把她弄醒,或者丢掉。”第三桶水泼下去,那个女人终于咳嗽着醒过来,围过来的海军部队表示遗憾,他们还没玩过女人的尸体。

  她睁大眼睛看了周围一圈,随后发出响亮有力的尖叫声,海军部队集体后退了一步。萨拉查的剑尖抵上了她的脖子,

  “闭嘴,小姐,然后我们才能开始谈谈。”对方如善从流的点了点头,闭紧了嘴巴。

  “第一个问题,你知道杰克斯派洛吗?”

  “Idon‘t……”对方努力了一会儿,只能挤出几个沙哑的音节,看来他们首先毒哑了她的喉咙,萨拉查决定再宽容点儿,一场完美的屠杀后船长通常心情不错。

  “没关系,我会告诉你的。”他耐心地讲述了那个故事,第五十二遍。对方听得很认真,脸上带着藏不住的震惊。萨拉查得意极了,他把女人额头的乱发整齐的放到了脑后,不紧不慢的把话说完,

  “我知道你识字小姐,记得找人告诉那只麻雀我的故事,我等着他。”他挥挥手让手下解开救生艇的绳子,这个女人有一对厚衣服都遮不住的好奶子,它们值得特别优待。

        在一片遗憾的叹息中,在萨拉查的凝视中,在亡灵鲨和海鸥的护送中,这个走运的女人划着桨远离了百慕大三角,巨石挡住身后视线的下一秒,她立刻脱掉了那条笨重的长裙。哈,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再一次死里逃生,一个小时前他还大声咒骂老变态汤姆的变装游戏,现在却忍不住亲亲他的猪鼻子,若不是对方已经变成一坨碎肉的话。要是萨拉查船长的剑再向下几公分,就能发现这个女人有个坚硬的胸脯,左边藏着黑珍珠,右边则是他的宝贝罗盘。

        最后的最后,老实说这经历足够惊险可怕却不怎么讲得出口,一瓶烈性朗姆酒足以让杰克把它抛到脑后。至于萨拉查船长,我们衷心希望他永远都不要知道真相。

        end

  
  ​

评论(26)
热度(238)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