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第十三夜

  第十三夜


  火车


  帕西瓦的今天相当糟糕。


  早上八点十分,在距工作地点零点五公里的红绿灯,一辆粉色的敞篷撞上了他上个月刚买的新车。不知道什么原因,气囊没有弹出,安全带救了他一命,内脏被紧紧勒住的一瞬间,帕西瓦昏迷了一小会儿,大概两到三分钟,睁开眼看到了一群张牙舞爪面带担忧的纹着刺青的年轻人。肇事方第一时间把他送到了医院,幸运的是只有一点轻微脑震荡,可是这也意味着他整个上午都泡汤了。


  既然没什么事,下午的出差还是正常的去。从医院出来,帕西瓦在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顺便向新来的行政确认了下午的车票,电话那头恍然大悟般的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忘买了,帕西瓦皱着眉头忍着怒气让她重订了一张,一番折腾的结果就是还得在车站再等三个小时。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提着行李站在月台,车票放在外套的右口袋,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登上这趟火车。


  虽然该死的他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帕西瓦看了一圈四周,今天的风有点大有点冷,人们都裹着大衣沈默不语,只有甜美的提示音在一遍遍的重复。


  帕西瓦第二十三次望向火车的方向,依然什么都看不到,浓密的眉毛挤在了一起,他感觉到异常的烦躁。而这个时候,他的后背被人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要是奎妮看到上司现在的脸色,会吓到当场辞职的。帕西瓦一下子转过身,俯视坐在地上的青年。


  “非常抱歉……帕西先生?您怎么在这里?”青年抬起头,黑色的卷发,还有张好看的脸,帕西瓦的怒火减少了一些,他天生喜欢这种年纪轻轻的漂亮男孩,却不记得和眼前的青年上过床。


  “我是克尔,您还记得我吗?”帕西瓦想起来了,大学毕业前他曾到孤儿院做过几个月的志愿者,克尔是那里最自卑孤僻的孩子,他想了一些办法让他发笑但时间还是不够用……帕西瓦还记得那个孩子拽住他裤腿舍不得分开的样子,心一下子揪紧了。


  他伸出手把青年拉起来,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他一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克尔,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二十岁了吧。”男孩乖乖的点了点头,羞涩的笑了一下,似乎非常开心对方记得自己的年龄。


  可是上帝啊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岁!他在孤儿院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那个女……院长对还你好吗?”帕西瓦双手握住克尔的肩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请您放心,十岁的时候爸爸妈妈收养了我,他们待我很好。”男孩避开了这个话题。帕西瓦瞬间明白了一切,即将平息的怒火一下子点着了他的大脑。


  这个时候,男孩抱住了帕西瓦,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不留一点儿缝隙。


  “现在我很开心,这就够了。我从未,从未想过还能再见您一面。”帕西瓦感觉一股电流经过他的心脏,他感受着怀里温热的气息,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希望时间永远静止在此刻。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火车进站了。


  帕西瓦在心里喊了一句该死,他收回上面的那句,让工作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帕西瓦非常乐意保持这个姿势到车站下班,但最终男孩抬起了头,他看着帕西瓦,就像看着自己的罗密欧。


  然后一口气把他推倒在地上,提着他的行李,飞快的跑向车厢。


  帕西瓦反应不过来地望着男孩远去的背影,他不敢相信火车现在还没有开走,也不敢相信克尔抱着他快要窒息就是为了偷走他口袋里的车票。可他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玛丽卢小姐最后还是把克尔教成了一个演技超群,谎话连篇的小骗子,一个被这个社会过早毁掉的小怪物。


  火车行过他身边,等到本来属于他的车厢时,男孩似乎笑了一下,他分不出真假。电流再次流过他的心脏,而这次是死一样的心痛。


  这该死的一天。


  —————————————————  

     

     “……电压二百二十伏,第三次电击准备。”心电图恢复正常,抢救成功。


  病人的心脏在车祸中受到直接损伤,能撑到现在,纽特医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与女友一同吃饭时也忍不住提起此事,坐在对面的护士长却叹了口气。


  “那个睡了三年的孩子,今天在差不多的时间停止了呼吸。”


  end


评论(12)
热度(29)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