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刀。
       
       
       
       

       
        麻雀
       
        格林德沃带着格雷夫斯换了很多的地方,做的事是差不多的,折磨他,摧毁他,击溃他。最后,黑巫师终于玩腻了这样的把戏,把奄奄一息的格雷夫斯丢在某个或许永远不会有人进来的屋子里等死。
       
        格雷夫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为了保证死亡这一过程的漫长和痛苦,格林德沃走前掐着他的脖子灌下了魔药,现在已经慢慢开始生效。他的四肢的枷锁已经解开了,这确实不需要了,喝下药的那刻起他就再也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了。他的魔力早早的被格林德沃封住,但现在他又感受到一丝微弱的魔力流动,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一般人们管这个叫做“回光返照”,他现在只能再用一个最基本的魔咒,这会立刻杀死他,或者什么也不做,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前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部长,身居此位,他从不畏惧死亡,只是真的离它近了,才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免俗的留有遗憾,
       
        他爱上了一个男孩,他们只见过一次面。男孩在傲罗们闯入的时候把自己努力的缩在角落,一抽一抽的压抑着哭泣,格雷夫斯忘不了那个绝望的眼神,还有他的哭声……哭声?这里怎么会有哭声?如此熟悉……
       
        格雷夫斯忍着痛认真听了一会儿,这不是幻听,哭声就是从他的头顶上传来的。
       
        这里是第二塞勒姆的地下室,他突然领悟。也许玛丽露永远都不知道在教堂的下面有一个用于囚禁的密室。格雷夫斯继续屏息静听,他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
       
        “纽特先生,奇迹就发生在此刻,我正为那个麻雀哭的一塌糊涂——它摸上去就是个冰块,可是忽然之间,”克雷登斯因兴奋略微提高了音量,“那小鸟儿一下子从我的手中翻过身站了起来,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蠢,我呆了半天,直到它开始叽叽喳喳的乱叫才回过神来,这绝对不能让玛丽露小姐知道,她会非常愿意加道菜的,赶紧把这小东西从窗缝里放走了。”
       
        动物学家心情复杂的听着男孩讲完这个故事,他正在教男孩练习呼神守卫,引导他回想以前最开心的一件事,“多神奇的鸟儿啊,纽特先生,我当时高兴坏了,一整夜都没睡好觉。”
       
        他施了一个回暖咒。
       
        end
       
       
       
       
        【然后安详的挂掉了

评论(6)
热度(30)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