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全原作设定*注意,刀。
       
       
       
       
       
       
       
       
       
       
        蛊惑
       
        “所以说,您一直在利用我,对吗?”
       
        男孩不抱希望的向对面的男人发问,他的神情哀伤,身体还在发抖。
       
        后者没有立即回答他,或是又在思考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
       
        男孩抬头看向男人,这位曾经那么伟大的巫师如今面容憔悴,处境悲惨,他的背头也没有那么妥帖了,一小撮头发垂下挡在眼前,他也无能为力,他正被关在整个欧洲最牢不可破的囚笼* 中,四肢都扣着粹有魔法的枷锁,穿着的衣服也经过特殊的处理,锁住了所有的魔力。他必须想办法出去,眼前的男孩显然是最好的突破点。
       
        他吹了吹头发,“帮帮我,拜托?”
       
        男孩瑟缩了一下,还是靠过来帮他放好了那缕黑发,男人牢牢地抓住了男孩伸过来的右手,锁链被一下子抻到最长,发出响亮的“咯噔”声。
       
        男孩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想要逃跑但身体反射性的顺从了对方。后者慢慢缩小两人的距离,他用蛊惑性的目光紧盯着蘑菇头的男孩,诱惑着对方。
       
        “千万不要那么想,我的孩子,”他的嘴巴在男孩脸上危险地呼气,
       
        “我爱你,”男孩的眼睛湿润了,“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也一样,对吗?”男孩点了点头,完全被男人迷住了,他急切的握住男人的手,锁链又大幅度的摇摆了一下,发出一串杂乱的声响。
       
        男孩被惊醒了,他迅速退回到安全距离,男人遗憾的叹了口气,又一次的失败。
       
        “不,不对,您爱的只是我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您爱的是他。”提到那个东西,男孩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请您放弃吧,那个东西已经从我身体里完全剥离干净了,他死的彻彻底底,不复存在了。”
       
        男人一下子变了脸色,他努力隐藏着情绪的波动却终究压制不住,因此露出了十分矛盾的微妙神情,“你不该说谎,这是不可能的。”
       
        “曾经是不可能的。Sir 找到了一种古老的方法,很痛,但是很有效。”男孩扭过头,他的后颈上有一个非常惊人的伤口,在这样的伤口下还能活着,实在令人惊叹。
       
        男人处在爆发的边缘,男孩明白是时候离开了,他快速的登上楼梯,关上了地下室的大门。身后传来无比可怖的陷入绝望的哀嚎,令他关门的手不住颤抖。他定了定神,加快了脚步。
       
        另一位应该是坐着等了很久,看到男孩出来,慈爱的对着他招手,
       
        “快过来,Obscurus,我的孩子。”他亲昵的摸着男孩的刘海,“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你奖励的。”
       
        end
       
        【提示:地下室里的是部长,和他对话的一直是副人格默默然,主人格克雷登斯已经被剥离了。
       
       
       
       
       
       
        *改过的设定就是这里的Obscurus是cre的一个具有破坏性的人格,不完全是魔法生物,就像化身博士里的海德,和克雷登斯是主人格副人格的关系。
       
        *老格亲手做的专属监狱,应该被美国魔法部的坚固多了,对吧?
       
       
       
       
       
       

评论(8)
热度(15)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