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深夜短刀注意。      













        乌鸦
       
        格雷夫斯被鸟儿扑打窗户的声音惊醒,他看了看,
       
        一只乌鸦,浑身黑漆漆的。
       
        格雷夫斯皱起眉头,关好窗户,上班去了。
       
        身后一直传来乌鸦扑棱翅膀的声音。
       
        格雷夫斯下班了,乌鸦血肉模糊的躺在窗户上。
       
        这只蠢鸟儿费了一天的劲儿也没进来。
       
        格雷夫斯皱着眉挥舞魔杖,乌鸦的尸体消失了,只剩下玻璃上的血迹。
       
        格雷夫斯满意的坐在对着窗户的沙发上阅读今日收到的邮件,来自大洋彼岸的动物学家。
       
        “……格雷夫斯先生,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克雷登斯的魔法天赋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虽然毫无基础,但他以极快的速度学会了大部分的日常魔法,甚至偷偷练习了阿尼玛格斯,只是遗憾的是目前他的动物形态只保留了最基本的意识,需要在别人帮助下才能恢复人类形态,相信熟练之后就不会出现这种小毛病了。第一次成功后,他迫不及待的想让你知道,正好我近期要来纽约,就提前启程了,这封信正是在海上写的,悲惨的是,我一个人被困在无聊的船上,而我的同行者已经先行一步了。请你放心他没有游泳,我是不是忘记说了克雷登斯的阿尼玛格斯是乌鸦了?多么可爱的黑色的小鸟啊,我记得这种鸟儿是很心无旁骛的,认定一件事就总要做成,这让我想起了学习咒语时的克雷登斯,两者确实是很相似的……”
       
        end

评论(11)
热度(19)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