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dence】Numbers-中

  

       Numbers-中


       纽特找到哥哥忒修斯,说明来意后对方表示,你不是第一个要我办这事的人了,原来格雷夫斯和忒修斯是大学同学,后来他向忒修斯要过克雷登斯的资料。看来格雷夫斯没有说服自己,纽特这样想着打开了哥哥递给他的档案,克雷登斯小时候住在孤儿院,在他十岁的那年,本市发生了一件大案,一个科学狂人抓走立许多小孩子做实验,大多数是孤儿院的孩子,其中就有小克雷和他的妹妹,根据记录,有个逃出的男孩带领警察找到了剩下的孩子们。忒修斯回忆了一下,十年前他还刚刚毕业,一分到警局就遇上这么大的案子,兴奋的不得了,可惜当时有点经验的都出去找孩子去了,忒修斯守了一个月的警局,半夜写报告写到要死,想着出来望望月亮透透气,没走几步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撞进他怀里晕倒了,忒修斯赶紧抱着孩子找到局里唯一在的美女法医,法医一眼认出他是失踪的孩子之一,两人把孩子送到医院,还好只是饿晕了,后来醒了后就带着大家找到了剩下的孩子。


  纽特看着当时留下的照片,十岁的克雷登斯留着齐耳的蘑菇头,双手紧紧搂着蹲在地上的女法医,面对着镜头的眼神充满恐惧和不安,他究竟经历了什么?直觉告诉纽特这是了解克雷登斯的秘密的关键,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种可怕的幻想,这种不为人知的磨难让这个男孩产生了第二种人格,平时的他乖巧无害,但一旦远离人们的视线,他就回到了那个被童年的痛苦所扭曲的自己。纽特必须了解当年的真相。


  “那个罪犯,格林德沃,他现在在哪儿?我需要见他,哥哥。”纽特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忒修斯告诉他格林德沃现在就在郊外的纽蒙迦德精神医院,他的律师很有本事,搞到了精神病史的证明,虽然逃过死刑但下半生也注定在病房中度过了。纽特找到了格林德沃,对方看起来就是个倔脾气的老头,对他不屑一顾,听到纽特说起自己的导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却一下子变了脸色,纽特发现这事有戏,赶紧给自己老师写了封信讲了一下情况的严重,邓布利多也毫不含糊第二天就过来和格林德沃唠了唠嗑,走的时候递给纽特一卷录像带。纽特知道一切都在这里了。


  回去的路上还有一件事情,纽特在街上看到了克雷登斯,准确一点,他发现了身后的克雷登斯,而他现在应该在格雷夫斯教授的课堂上才对。纽特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他放弃回家,直接去了治疗室。纽特发现克雷登斯发现纽特改变方向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克雷登斯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回家?带着种种疑问,纽特播放了录像带。


  画面中心,一个瘦小的男孩安静的坐在桌子尽头,他的头上缠满了绷带,只有嘴巴和双眼露在外面。摄像者在另一头面对着他,他们在一问一答。


  “克雷登斯我的孩子,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你知道你骗不了我的。”这显然是格林德沃,纽特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而且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蛊惑。


  “数字,我看到了数字,红色的和绿色的,先生。”男孩的语气带着困惑,好像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说得具体点儿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想见到莫迪斯提,但前提你得先答完问题。”莫迪斯提就是克雷登斯的妹妹,她不在解救名单上。


  “好的,先生。”男孩听到莫迪斯提的名字后变得更加紧张,甚至开始发抖,他反手抱住自己,试图平静下来,“每个人,每个人头顶上都顶着一串数字,先生头上也有,孩子们头上也有,小约翰乔纳头上都有,它们,像钟表一样分了几个部分,也像钟表一样一秒秒的减少。”


  “说说红色绿色是怎么回事,克雷登斯。”纽特目不转睛,他想起了那副奇怪的眼镜。


  “颜色是按照数字分的,如果一个人的数字很大,那就是绿色的,如果,如果数字很小,它就越变越红,就像,”男孩的嘴唇发白,快要哭了。“就像炸弹的倒计时装置。”


  “这比我想象中的有趣多了,让我想想,告诉我我的孩子,昨天,你看到小克劳德的数字是什么颜色的,具体颜色。”


  “是血的颜色,先生,克劳德的数字在流血……他为什么昏倒了?”男孩攒在眼眶里的泪水开始往下掉,但依然哭得很克制,“莫迪斯提的数字也变红了,我很害怕先生,请您救救他们……”


  “我的小可怜,”声音的主人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叹息,“小克劳德今天死了。”“不————”男孩睁大了眼睛,像受伤的幼兽般绝望地发出一声哀嚎。


  纽特关上了电视。他看不下去了,那个孩子的表情,他说不出来。他走出治疗室,抽出一盒烟,却发现自己没有火机,他本来也是不抽烟的。


  纽特觉得自己错得离谱。


  TBC

  ————————————————————

  万万没想到要分成三篇OTL,终于想到想写的梗了!爽翻。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比较明白了把www明天放下篇,爱你们~


评论(4)
热度(31)
  1. AlecNightsUttaus 转载了此文字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