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b站看了聂隐娘,偷偷污一段…不会被删把……?

  侍卫平时话不多,在床上却管不住自己的嘴。

  第一次留他侍寝,那青年乖顺的跪趴在床上,在他深深顶入的时候又忍不住痛呼出声。长一声短一声的呻吟从不吝啬。主公笑他爱发骚,被顶得全身酸软的侍卫提不起手推身后的人,嘴上却总要还击,“你进得这么深,还,嗯,还不让俺叫,哪里有,有这种道理?”侍卫来自琉球,自幼入府,与他同食同寝,形如兄弟,口音却还是他家乡特有的软糯温柔。主公对这个爱的很,也就由他如发情猫儿一样乱叫唤,有时候故意逼出几声尖叫,侍卫装作不乐意的样子,手推脚蹬后面的人,哪里有力气?还不是被抓回来狠狠地操。主公尤其喜欢看他无力逃脱的样子,不想自己便是罪魁祸首。

评论(2)
热度(4)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