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脑洞,祖震

  片段而已,不要当真。


  ooc。


  请结合上一篇文章食用,算是那个脑洞的微黑化版【啥


  写这个完全因为半夜脑补震哥女装high到不行的地步了OTLLLL觉得美die啊啊啊啊啊快点哪个导演抓他去反串啦打滚打滚打滚【够了







  先皇快死了。


  先皇年轻的时候长得极为英俊,因继承了那位异域公主的深刻五官而尤受父皇的宠爱,并不是现在这个病怏怏的鬼样,头发白得像雪,皮肤干得像炭。先皇静静地躺在床上,旁边端坐着的是两位皇子和总管太监。他仅一年来的记性已经不大好了,如今倒想起还有件事未办,于是略为敷衍地听旁边的人哭完,取出遗书,很疲惫很疲惫地说:


  “都下去吧。”


  “父皇……”


  “陛下……”


  于是磨磨蹭蹭,或抱怨着诏书太重压疼了手,总归都走了。


  先皇就盯着头顶上的一块壁画出神,那里画着一位美人,不是坐着而是站着,裙带飘飘,很风情的姿势,画师画得很细致,五官表情尤其生动,先皇看了一会,忽然发现长得和自己从前有点像。他想笑,事实上却狠狠地咳嗽起来,终于想起自己是快死的人,


  “你怎么还不出来?”


  先皇定定地看着美人。美人莞尔一笑,从墙里伸出头,然后是身子,纤手扯着丝带缓缓下滑,很撩人。她说陛下怕不怕我一松手,佯作要松,却又堪堪停在先皇顶上,也不笑了,专心地看他,


  “你是不是,要死了?”


  先皇轻声“嗯”了一声,又说:


  ”坐好,我想好好看看你。“


  美人允了,起身画个完美的弧线,端坐在大皇子的位置。


  ”你就要死了。“她又说了一遍,不是疑问句。


  ”上次见你,你的头发还没有全白。“


  先皇侧过头看美人,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很难猜出心里在想什么。先皇想起她以前曾小声告诉自己端坐的时候就容易绷起脸把自己当作一堵墙,有点想笑。


  "你死了,我要回去了。"


  美人依旧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声音里好像有努力压下的喜悦。


  再回头看时,她已经变回了男身,画中那身羽衣也变成素衣,女子时脸上自带的三分情意换做男子便消失得一干二净,只剩刀刻般的一张俊脸,表情冷淡,大有赴丧之势。


  宫中这几十年,他藏得极深,只一次醉酒后不防现了原身,脾性大变,一声不吭地把先皇一脚从床上踹了下来,紧拽着棉被不松手。


  ”这个样子,不行。“


  倒是别有一番风情。惊吓过后,先皇端坐在地上,细细观察后评价。


  天亮后先皇搂着美人问道既然原来就如此俊俏,为何又要化为女子,美人正腰酸腿痛,不想理他,撇下一句”当时又不知道,变不变原来没什么不同的。“


  ”你死了,我就不用再做女子了。“


  先皇心里有些苦,心心念念十几载的见面,却未料到对方是这样一个薄情寡义的玩意儿。他气得当场想踹回来,男身也好,也不用什么怜香惜玉了,无奈如今落魄,坐都坐不起来,只能睁圆眼睛瞪过去。


  ”你在宫里也有几十年了,真一点情分都没有?“


  ”不止一点。”


  ”三点五点,还是有的。毕竟天天对着一张脸,就算是只公鸡也会舍不得。“


  这样的好皮相,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先皇看着美人薄薄的唇,还有唇上的一颗痣,动来动去,心里是痒痒的,恨恨的。里面藏着掖着转了百八十遍的没舍得的那一句一下子就说了出来。


  ”❶踵息渊渊,紫气煌煌,封,封,封。“


  那个老道士走之前说漏了嘴,这句他牢记在心里。


  ”你以为,我死了,结界就没了,是不是?“


  对方很快点了点头,又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先皇第一次从这不善演戏的狐狸脸上看到慌乱,心里很是畅快。


  ”老道士和我说好,单保你这一世的康健平安。“


  ”他怎么敢,……骗人。“先皇身上冒起白烟,他觉得很舒服,这些白烟顺着地板流向大殿的每根柱子,飞到外面去了。


  ”从此,只要这宫殿存在,你就出不了皇宫。“先皇有些得意地看狐狸怔怔的样子,来去还由不得你,又想起那个晚上最后还不是哄得他说不出话,什么行不行的。


  ”我就不随你的愿。我要你保我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永享皇权富贵。“狐狸气极,眼眶红成一片,取了剑就要刺。先皇笑,


  ”你尽管来刺,我还去得轻松些。“


  狐狸停了手,


  ”道士说得对,果然还是人,更狠一点。“一点一点看着先皇断气,一动不动。


  后来据宫里的老人说,先皇驾崩的夜里,一直能听到野兽的呜咽。进去却什么都找不到,奇怪。


  end


  ——————————————————————————————


  ❶百度了一下咒语什么的看不懂,就结合一下编了编……


  我脑洞真的是完全的祖震,可是写的时候先皇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是社长演的刘邦OTL 写的就有些偏了,主要是想象不出蛋妞不帅的样子hhhh【啥


  我真的好爱震哥的痣啊hhhhh超性感的!


评论(14)
热度(33)

© Uttaus | Powered by LOFTER